百里挑一 15岁青岛女孩进西安交大少年班(图) 青

百里挑一 15岁青岛女孩进西安交大少年班(图) 青

时间:2020-02-12 17:48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徐宁。(本人提供)李子超。(本人提供)

山东的高考录取工作正在进行,当其他考生满心期待录取通知书时,青岛有一名学生已经被西安交大少年班录取,她就是青岛五中的徐宁。今年,西安交大少年班在全国招130名学生,青岛有100人报名参加,只有徐宁一人被录取。随后,记者采访了已经进少年班的岛城学子,倾听他们特殊求学的感受。而一直对超前教育有研究的超银中学校长张旗表示,这是一种教育均衡,可以让很多孩子早点成才,不过,部分家长却担心,此举会拔苗助长。 ■出场学生:徐宁100人中只有她闯关成功 “我当时是学校推荐去参加考试的,也没有做特殊准备,比我优秀的人也大有人在。”今年15岁的徐宁毕业于青岛五中,这次考试初试是在青岛,一共100人报名,主要考对知识的运用能力,需要举一反三。复试阶段有4人闯关,定于3月份在西安进行,而那场考试就复杂得多,分笔试、心理测试和面试等环节,一共考了3天,过了两周后她得知自己录取的消息,全家都表示支持。 徐宁在平日的学习都是按部就班的,从小也没有报辅导班,成绩稳定在级部第一名。不过,她从小爱好广泛,钢琴、画画、游泳、跆拳道等都不在话下,而且特别喜欢旅游。 孩子被大学录取,徐宁的妈妈单君也表现出些许担心,“一方面是年龄小,再就是她是个女孩子。”单君说,一开始她不想让孩子参加考试,但后来抱着让她锻炼一下的态度,才让孩子报名的。 “徐宁的特点就是各方面发展均衡,自己很喜欢看书。”单君说,她特意研究了西安交大少年班的特点,发现孩子去了之后会读预科 、本科和硕士,可“一考免三考”,如果成绩达标可以一口气读到硕士。 ■出场学生:张瀚予去年入学,选专业很迷茫 今年16岁的张瀚予毕业于青岛实验初级中学,去年考上了西安交大的少年班。7月11日,记者联系他时,他已经回到青岛。 “感觉和高中学习差不多,预科一年级分在四个高中,我被安排在天津南开中学。”张瀚予说,预科需要两年的时间,高中三年课程要在一年内全部学完,预科二年级开始接触大学课程,总体来说感觉学习强度适中,同学的适应性都很强,但也有个别人跟不上。他也和以前的同学交流过,发现讲课速度普遍很快,正常一节课的内容,他们不到半节课就讲完了。 “我们上课的效率也很高,要不停地做笔记。”张瀚予说,老师一节课要写满好几黑板,当初得知自己被录取时有点紧张,怕很多事情不适应,等真正来到学校后发现,什么事情自己都可以处理。 在学习方面,张瀚予介绍,数学、物理、化学都是重点学科,其余课程几乎没有作业,“现在学习压力也确实有点大,选专业方面也很迷茫,希望预科二年级能确定下来。”张瀚予说,招生办的主任开会时告诉他们,只有四分之三的人可以保研,这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压力。 ■出场学生:李子超前几届就有学生被淘汰 今年17岁的李子超同样毕业于青岛实验初级中学,和张瀚予相比,他已经没有了选专业的烦恼。“我们7月7日刚刚选定专业,我选的是能源与动力工程。”李子超说,如果顺利的话,读完预科、本科 、硕士需要8年,和普通升学相比,并没有缩短太多时间。 由于没有高考的压力,李子超表示,他们更多为了学习知识,不是为了应付考试。但对于少年班的学生来说,压力当然也有,“我们班年龄最小的只有14岁,我算最大的了。” “由于很多好专业仅限于本硕连读,如果预科挂科的话,好的专业也不能选了。”李子超说,在学习中也会有同学跟不上,他们这一级有超过10%的学生挂科,课程总体要求比较高,考试也很严格。前几届少年班就有学生被劝退,也有一些不能顺利毕业。他不认为招进来的学生都是“神童”,很多进来之后也会被淘汰。 ■校方观点 少年班是教育公平的体现 对于少年班的看法,超银中学校长张旗表示,西安交大少年班每年都在青岛招生,每个初中学校也都有名额,但大家的积极性都不是很高。因为很多学校不想把优秀的学生送过去,更希望他们走一条正规的升学道路。“很多学校推荐去考试的学生,并不是级部排名很靠前的,如果推荐好学生的话,考上的几率非常大。”张旗说,他个人认为少年班的招生其实是好事。 “我们学校有很多智力超常的学生,如果和一般学生一起学习,也会不公平。”张旗认为,这种特殊班的存在,是教育公平的一种体现,他们学校有的学生用英语写小说,还有的学生计算机比老师都好,但依然要坐在课堂里学习,之前青岛不允许学生跳级,如今允许了,但具体政策还没出。 “如果不允许学生有棱角的话,那是非常可怕的。”张旗说,对于智力超常的学生就应该特殊培养,这样也是为了让孩子早点成才,不让天才浪费时间。比如,北京八中的少年班已经连续招生28届,小学四年级的学生被招进去,4年就学完别人8年的课程,每年都有八成左右的学生考入清华、北大,其余的学生也都考入浙大等名校,“当然不能排除有差的学生,但不少研究性论文报告显示,这些少年班的整体成才率都很高。” “我觉得家庭教育健全的话,是不会出现‘伤仲永’的情况的。”青岛五中副校长李红表示,家庭和学校都是一个小社会,如果孩子都能适应,那么去少年班也没问题。 李红认为,培养学生不能“拔苗助长”,首先在选拔学生环节,就要考查学生的学习能力和适应能力,出现劝退的原因,可能因为之前家庭的过度保护,让孩子的独立能力欠缺。李红举例说,五中推荐的学生,独立能力就比较强,像徐宁在西安参加复试之前,晚上自己依然去练跆拳道,不会因为有大事就打乱了自己的安排。 记者 郝园园 (来源:半岛网-半岛都市报) [编辑: 李敏娜] 版权稿件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,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。